關於部落格
  • 134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韓非子選

韓非子選  一、十家流派比較 見搶救國文〈子學概說〉 p248 二、先秦寓言名篇  中國古代寓言源遠流長,在先秦已具雛形。 書 目 著名篇章 莊 子 東施效顰、庖丁解牛、相濡以沫、邯鄲學步、朝三暮四、望洋興嘆 孟 子 五十步笑百步、揠苗助長、齊人之福、一傅眾咻 禮 記 苛政猛於虎、不食嗟來食 列 子 杞人憂天、愚公移山、野人獻曝、歧路亡羊 呂氏春秋 臭味相投、刻舟求劍 韓非子 濫竽充數、買櫝還珠、郢書燕說、自相矛盾、守株待兔 戰國策 三人成虎、曾參殺人、畫蛇添足、狐假虎威、驚弓之鳥、鷸蚌相爭 三、韓非子 作 者 舊題戰國,韓國•韓非所作,但非一人所作 篇 卷 今傳五十五篇 源 流 儒家:荀子――性惡、重君 道家:虛靜的修養理論(以靜制動) 墨家:尚同 法家:法、術、勢三者兼顧,法家集大成 ※韓非於先秦諸子中出生最晚,因得窺各家之說,吸收各家甚多。不但集法家大成,也集各家大成 學說最高境界 1.君無為,法無不為 2.因其所為,各以自成,善惡必及,孰敢不信 缺失流弊 1.只信用法,排斥仁義,不重教育 2.消極的限制作惡,缺乏積極的導向 3.過於尊君,易造成暴君專政 注 疏 元人何犿注,清人王先慎集解 法家三大派別 重法派:主張以嚴刑峻法制民,以商鞅為代表 重術派:主張君用術制臣,臣不得擅權,以申不害為代表 重勢派:主張君有其權勢地位,方有用賞施罰之力,以慎到為代表 四、字義比較 字 形 字 義 詞 例 1. 乃 才 而棘刺之母猴「乃」可見也 羲之之書,晚「乃」善(曾鞏•墨池記) 竟然 今人「乃」以儉相詬病(司馬光•訓儉示康) 其狀貌「乃」如婦人女子,不稱其志氣(蘇軾•留侯論)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歟(韓愈•師說) 我才不及卿,「乃」覺三十里(世說新語•捷悟) 「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陶潛•桃花源記) 就 四維不張,國「乃」滅亡(顧炎武•廉恥) 是 遂與張氏同往,「乃」一小板門子(杜光庭•虬髯客傳) 刑入於死者,「乃」罪大惡極(歐陽脩•縱囚論) 「乃」親得之於史公云(方苞•左忠毅公逸事) 於是 與修同,「乃」嘆曰(世說新語•捷悟) 2. 以 用 能「以」棘刺之端為母猴 養之「以」五乘之奉 諸微物必「以」削削之 有道之士懷其術而欲「以」明萬乘之主 「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蘇洵•六國論) 用來 棄黔首「以」資敵國,卻賓客「以」業諸侯(李斯•諫逐客書) 燔百家之言,「以」愚黔首(賈誼•過秦論) 不學詩,無「以」言(論語•季氏) 其亦欲推其事「以」勉學者邪(曾鞏•墨池記) 因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范仲淹•岳陽樓記) 直「以」不能內審諸己,外受流言(丘遲•與陳伯之書) 因此 移風易俗,民「以」殷盛,國「以」富彊(李斯•諫逐客書) 依照 生,事之「以」禮(論語•為政) 斧斤「以」時入山林(孟子•梁惠王) 而 聞鳴鏑而股戰,對穹廬「以」屈膝(丘遲•與陳伯之書) 不立異「以」為高,不逆情「以」干譽(歐陽脩•縱囚論) 原因 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作為 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論語•為政) 3. 比 結黨營私 入則「比」周而蔽惡於君 君子周而不「比」(論語•為政) 比照 食之,「比」門下之客(馮諼客孟嘗君) 從 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論語•里仁) 代替 願「比」死者一洒之(孟子•梁惠王上) 近來 「比」得軟腳病(韓愈•祭十二郎文) 等到 「比」去,以手闔門(歸有光•項脊軒志) 4. 舍 房屋 臣請之「舍」取之 漁父樵夫之「舍」皆可指數(蘇轍•黃州快哉亭記) 流水周於「舍」下(白居易•與元微之書) 土地平曠,屋「舍」儼然(陶潛•桃花源記) 築屋 唐浮圖慧褒始「舍」於其址(王安石•遊褒禪山記) 棄、放過 「舍」鄭以為東道主(燭之武退秦師) 便「舍」船,從口入(陶潛•桃花源記) 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論語•季氏) 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論語•雍也) 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舍」諸(論語•子路) 求則得之,「舍」則失之(孟子•告子上) 「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孟子•告子上) 止息 鍥而不「舍」,金石可鏤(荀子•勸學)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論語•子罕) 三十里 南北百里,東西一「舍」(蘇轍•黃州快哉亭記) 5. 患 憂慮 治國最奚「患」 桓公「患」之,謂管仲曰(韓非子•外儲說) 災禍 夫當今生民之「患」,果安在哉(蘇軾•教戰守策) 6. 酤 賣 宋人有「酤」酒者 買 或令孺子懷錢挈壺罋而往「酤」 酒「酤」於市,果止於梨、栗、棗、柿之類(司馬光•訓儉示康) 7. 所以 為何 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此人主之「所以」蔽脅,而有道之士「所以」不用也 此社鼠之「所以」不得也 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諸葛亮•出師表) 用來 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諸葛亮•出師表) 此非「所以」跨海內、制諸侯之術也(李斯•諫逐客書)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韓愈•師說) 原故、理由 莫名「所以」的就突然失去了它(鍾怡雯•垂釣睡眠) 因此 因為人太多,「所以」說的甚麼話都聽不清楚 作為 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論語•為政) 五、字形辨析 ★相同偏旁 肖 切削、俊俏、捎信、悄聲、樹梢、口哨、生肖 挈壺甕、鍥而不舍、契闊談讌、楔形文字、絜矩之道 呂 閭里、伴侶、鋁門窗、呂氏 牙 迓而前行、驚訝、防芽遏萌、犽獸、易牙之味、槎枒(參差錯雜) 雍 壅塞、雍容、臃腫、饔飧不繼、蜂擁而上、蓬戶甕牖 也 崩阤、鬆弛、池塘、虵蟺之穴 乞 齮齕、回紇、屹立、迄今、疙瘩、乞討 齒 齮齕、始齔之年、齠年(幼年)、齙牙、齲齒、齟齬、齷齪、齜牙裂嘴、一齣戲、齧臂之交(交情深厚的朋友) 六、韓非子中的政治主張 1.雖有堯之智,而無眾人之助,大功不立。(觀行) 2.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子。(外儲說左下) 3.奉法者強則國強,奉法者弱則國弱。(有度) 4.力不敵眾,智不盡物,與其用一人,不如用一國。(八經) 5.使士不兼官,故技長;使人不用功,故莫爭。(用人) 6.法分明,則賢不得奪不肖,強不得侵弱,眾不得暴寡。(守道) 7.吏者,民之本,綱者也,故聖人治吏不治民。(外儲說右上) 8.明法制,去私恩,令必行,禁必止。(飾邪) 七、課外閱讀 荀子•解蔽     昔人君之蔽者,夏桀殷紂是也。桀蔽於妹喜、斯觀,而不知關龍逢,以惑其心,而亂其行。紂蔽於妲己、飛廉,而不知微子啟,以惑其心,而亂其行。故群臣去忠而事私,百姓怨非而不用,賢良退處而隱逃,此其所以喪九牧之地,而墟宗廟之國也。桀死於鬲山,紂縣於赤旆。身不先知,人又莫之諫,此蔽塞之禍也。成湯鑑於夏桀,故主其心而慎治之,是以能長用伊尹,而身不失道,此其所以代夏王而受九有也。文王鑑於殷紂,故主其心而慎治之,是以能長用呂望,而身不失道,此其所以代殷王而受九牧也。 語譯:從前,人君受到蒙蔽的,桀王、紂王就是例證。桀王被妹喜、斯觀所蒙蔽,而不聽關龍逢的忠諫,因而迷惑了自己的心志,昏亂了自己的行為;紂王被妲己、飛廉所蒙蔽,而不聽微子啟的忠諫,因而迷惑了自己的心志,昏亂了自己的行為。所以,群臣都拋掉忠誠,而營謀私利;百姓都怨恨主上,而不願為主上出力;賢良人都退出朝廷,而逃隱鄉里。這便是他們之所以喪失了九州之地,而亡失了祖宗之國的原因。桀王死在曆山,紂王的頭掛在紅色旗杆之上,本身不能夠預先知道,別人又沒有諫諍他們。這便是他們受到蒙蔽的災禍。成湯以桀王的失敗為借鏡,所以就端正自己的心志,而謹慎地治理天下;因而能夠長久地重用伊尹,而不失掉道術。這便是他所以代替夏王而接受九州的原因。文王以殷紂的失敗為借鏡,所以就端正自己的心志,而謹慎地治理天下,因而能夠長久地重用太公,而不失掉道術。這便是他所以代替殷王而接受九州的原因。 不死之道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客有教燕王為不死之道者,王使人學之,所使學者未及學,而客死。王大怒,誅之。王不知客之欺己,而誅學者之晚也。夫信不然之物,而誅無罪之臣,不察之患也。且人所急無如其身,不能自使其身無死,安能使王長生哉! 主旨:聽言不宜急於功效而疏於考察。 語譯:有位方士要教導燕王長生不老的方法,燕王派遣某人去跟方士學習不老術。那位被遣去學習的人還來不及學到,而方士卻死了。燕王非常生氣,就殺了那位被遣去學術的人。燕王不知道方士是欺騙他的,卻誅殺那位被遣去學習的人,怪他太晚去學。相信不真實的事物,卻誅殺沒有罪過的臣子,這就是不仔細思考的禍端啊。況且人們急切的不外本身的事,不能自己不死,又怎麼使國王長生不亡呢! 文公攻原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晉文公攻原,裹十日糧,遂與大夫期十日。至原十日而原不下,擊金而退,罷兵而去。士有從原中出者,曰:「原三日即下矣。」群臣左右諫曰:「夫原之食竭力盡矣,君姑待之。」公曰:「吾與士期十日,不去,是亡吾信也。得原失信,吾不為也。」遂罷兵而去。原人聞,曰:「有君如彼其信也,可無歸乎!」乃降公。衛人聞,曰:「有君如彼其信也,可無從乎!」乃降公。孔子聞而記之曰:「攻原得衛者,信也。」 主旨:守小信即可建大信之原則,國君累積信用,可以建立威望。 語譯:晉文公攻打原國時,攜帶了十天的糧食,於是和大夫約定在十天內收兵。到達原地十天,卻沒有攻下原國,文公鳴金後退,收兵離開原國。有個從原國都城中出來的文士說:「原國三天內就可攻下了。」群臣近侍進諫說:「原國城內已經糧食枯竭,力量耗盡了,君主暫且等一等吧。」文公說:「我和武士約期十天,還不離開的話,那就失掉了我的信用。得到原國而失掉信用,我是不願意。」於是收兵離去。原國人聽到後說:「君主有像他那樣守信用的,怎好不歸順呢?」就向晉文公投降了。衛國人聽到後說:「君主有像他那樣守信用的,怎麼能不跟從他呢?」隨後投降了晉文公。孔子聽到後記下來說:「攻打原國而得到衛國,靠的是信用。」 公儀休相魯  韓非子•外儲說•右下   公儀休相魯,而嗜魚,一國盡爭買魚而獻之,公儀子不受。其弟諫曰:「夫子嗜魚而不受者,何也?」對曰:「夫唯嗜魚,故不受也。夫即受魚,必有下人之色;有下人之色,將枉於法;枉於法,則免於相。免於相,此不必能致我魚,我又不能自給魚。即無受魚,而不免於相,雖嗜魚,我能長自給魚。」此明夫恃人不如自恃也;明於人之為己者,不如己之自為也。 主旨:國君照法制行事,臣子謹守法律及分寸,國家自可井井有條。 語譯:公儀休擔任魯相。他愛吃魚,全國的人都爭相買魚進獻給他。公儀休不收,他弟弟規勸說:「您愛吃魚,卻不收魚,為什麼?」公儀休回答說:「正因為愛吃魚,我才不收。假如收了,一定會有遷就他們的表現;有遷就他們的表現,就將違背法令;違背法令就會被罷免相位。這樣一來,我即使愛吃魚,他們也不一定再給我魚,我也不能自己再弄到魚。假使不收魚,因而不被免相,儘管再愛吃魚,我也能夠經常自己弄到魚。」這是懂得依靠別人不如依靠自己,懂得靠別人相助,不如自己幫助自己的道理。 鄭人買履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鄭人有且置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乃曰:「吾忘持度。」反歸取之。及反,市罷,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試之以足?」曰:「寧信度,無自信也。」 主旨:捨本逐末的作法。 語譯:鄭國有個打算買鞋的人,先自己量好腳的尺碼,然後把它放在座位上,等到去市集時卻忘了帶上。已經挑好了鞋,才說道:「我忘記拿尺碼了。」於是返回家裡去取。等到再返回市集時,市集已經散了,結果沒有買到鞋。有人說:「為什麼不用腳試試看?」他說:「我寧願相信尺碼,不能相信自己的腳。」 五蠹  韓非子 是故亂國之俗,其學者則稱先王之道,以藉仁義,盛容服而飾辯說,以疑當世之法,而貳人主之心。其言談者者,為設詐稱,借於外力,以成其私,而遺社稷之利。其帶劍者,聚徒屬,立節操,以顯其名,而犯五官之禁。其患御者,積於私門,盡貨賂,而用重人之謁,退汗馬之勞。其商工之民,修治苦窳之器,聚弗靡之財,蓄積待時,而侔農夫之利。此五者,邦之蠹也。人主不除此五蠹之民,不養耿介之士,則海內雖有破亡之國,削滅之朝,亦勿怪矣。 主旨:以學者、言談者、帶劍者、患御者、商工之民為五種有害國政的人士。 語譯:因此,造成國家混亂風氣的有,那些著書立說的人,稱引先王之道來宣揚仁義道德;講究儀容服飾而文飾巧辯言辭,用以擾亂當今的法令,從而動搖君主的決心。那些縱橫家們,弄虛作假,招搖撞騙,借助於國外勢力來達到私人目的,進而放棄了國家利益。那些遊俠刺客,聚集黨徒,標榜氣節,以圖顯身揚名,結果觸犯國家禁令。那些逃避兵役的人,大批依附權臣貴族,肆意行賄,而借助於重臣的請託,逃避從軍作戰的勞苦。那些工商業者,製造粗劣器具,積累奢侈資財,囤積居奇,待機出售,希圖從農民身上牟取暴利。上述這五種人,都是國家的蛀蟲。君主如果不除掉這五種像蛀蟲一樣的人,不廣羅剛直不阿的人,那麼天下即使出現破敗淪亡的國家,地削名除的朝廷,也不足為怪了。 ※韓非子名句 1.賞罰不信,故士民不死也。(初見秦) 【釋意】如果賞罰不能兌現,該罰不罰,該賞不賞,那麼有才幹的人、平民百姓也就不會為之獻身。 2.一人奮死,可以對十。(初見秦) 【釋意】一個人拼命作戰,可以扺擋十個敵人,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往往能取得勝利。 3.法不阿貴,繩不撓曲。(有度) 【釋意】法律不偏袒權貴,繩墨不因為木材彎曲而彎曲。 4.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二柄) 【釋意】楚靈王喜歡身材曲條的美女,因而國中就出現許多因節食而忍飢挨餓的人。 5.智術之士,必遠見而明察。(孤憤) 【釋意】通曉治術的人,對事情一定要能夠看得遠、看得清楚。 6.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說疑) 【釋意】提拔親近的人而不迴避親屬,提拔疏遠的人而不排斥仇人。 7.不為小善,故有大名。(喻老) 【釋意】不貪圖微利小功,必能成就大名。 8.善為吏者,樹德。(外儲說‧左下) 【釋意】要想做一名好官,一定得先培養好的品德。 9.欲富而家,先富而國。(外儲說‧右下) 【釋意】想要使你的家富有,必須先使你的國富有。 10.鏡執清而無事,美惡從而比焉。(飾邪) 【釋意】鏡子保持清亮,不受任何干擾,公正地映照外物,不論美醜,一並照入,這樣美與醜就自行顯示出來了。 11.治天下必因人情。(八經) 【釋意】治理天下一定要順應民意,合乎民情。 12.世異則事異,事異則備變。(五蠹) 【釋意】時代變化了,事情也隨之變化,事情不同了,治理措施也應當有所變化。 13.長袖善舞,多錢善賈。(五蠹) 【釋意】穿著有長袖子的舞衣便於舞蹈,本錢多便於做生意。 14.慈母有敗子。(顯學) 【釋意】過於慈祥的母親,由於溺愛,也會使兒子變成敗家子。 15.冰炭不同器而久。(顯學) 【釋意】冰和炭不可能同時放在一個盆子裡很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