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4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送董邵南序 講義

送董邵南序 補充講義 一、 引起動機 1. 古文運動回顧 古文運動及韓愈的具體主張: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 韓愈倡導古文運動的目的是:想以「文」來「起八代之衰」,〈舊唐書•韓愈傳〉說: 【愈】常自以為魏晉以還,為文者多拘偶對,而經誥之指歸,遷、雄之氣格,不復振矣。故愈所為文,務反近體,抒意立言,自成一家新語。 韓愈弟子李漢的〈唐吏部侍郎昌黎先生韓愈文集序〉也說: 文者,貫道之器也。……秦漢以前,其氣渾然,迨乎司馬遷、相如、董生、揚雄、劉向之徒,尤所謂傑然者也。至後漢、曹魏,氣象萎爾;司馬氏以來,規範蕩悉。 根據以上說法,可知「衰」包含三層意思:一、文體拘限於駢偶;二、內容不含經典旨意,不載儒家道理;三、氣象萎靡,不具司馬遷、揚雄等人的精神風格。    愈推動古文運動所要做的就是「起衰」的工作,因此要求: 一、 文體復古:恢復東漢以前樸實的文體 二、 文章內容復古:主張「文以載道」 三、氣格復古:恢復古文渾厚的精神風格。 在文體復古方面,雖云「復古」,實則含有「創新」的意義。韓愈〈答劉正夫書〉說: 或問:「為文宜何師?」必謹對曰:「宜師古聖賢人。」曰:「古聖賢人所為書具存,辭皆不同,宜何師?」必謹對曰:「師其意,不師其辭。」 可見韓愈的文體復古,只取古書的散文句法,卻要創造新文辭。   總結而言,韓愈倡導古文運動,是要反對從東漢到魏、晉、宋、齊、梁、陳、隋以來,華麗不實、氣象萎靡的駢體文,要求文體復古,用散文;內容復古,載儒道;氣格復古,具備渾厚的精神風格;但文辭不僅不復古,還要創新。其實,唐自開國以後,文學上的風氣,本來就已醞釀著種種的變化;不過,其變化起初都還不甚顯著,要到韓愈出來,力倡古文運動,才有了特出的表現、具體的成果。蘇東坡說他「文起八代之衰」,後人也推尊他為「古文運動」的鼻祖,這樣的稱譽,韓愈可說當之無愧。 2.「序」回顧 ※ 序:文體之名 * 序,凡有二義: (一)書序(序跋類): 1. 作用:記敘文的一種,用以說明著作之旨趣及經過 2. 位置:古恆將序置於書後,如史記、漢書、說文解字等書。後世於文後又有增補,乃移序於前,於是文前曰序,文後曰跋 3. 名稱:序,亦稱敘、前言或引言;跋,又名後記、後敘 4. 作者: (1) 自序:連橫台灣通史序--書序 白居易琵琶行并序--詩序 文天祥正氣歌并序--詩序 李白春夜宴從第桃花園序--詩序 (2) 他序:如鄒魯作黃花崗烈士事略,請國父作孫文黃花崗烈士事略序 (二)贈序: 1. 作用:贈人以言,以表敬愛或陳忠告之誼者。如韓愈送董邵南序、韓愈送孟東野序、韓愈師說。 自序(包含詩序) 書序 他序 序 贈序 3.樂府閱讀--嗟哉董生行 淮水出桐柏,山東馳遙遙(一作悠悠)千里不能休。淝水出其側,不能千里, 百里入淮流。壽州屬縣有安豐,唐貞元時縣人董生召南隱居行義於其中。刺史不能薦, 天子不聞名聲。爵祿不及門,門外惟有吏,日來徵租更索錢。 嗟哉董生朝出耕(一作至),夜歸讀古人書,盡日不得息。或山而(一作于)樵, 或水而(一作于)漁。入廚具甘旨,上堂問起居。父母不慼慼, 妻子不咨咨。嗟哉董生孝且慈,人不識。惟有天翁知, 生祥下瑞無時期。家有狗乳出求食,雞來哺其兒。啄啄庭中拾蟲蟻, 哺之不食鳴聲悲。徬徨躑躅久不去,以翼來覆待狗歸。嗟哉董生, 誰將與儔。時之人,夫妻相虐,兄弟為讎。 食君之祿,而令父母愁。亦獨何心,嗟哉董生無與儔(或作誰將與儔,或作誰與儔)。 二、 作者淺介 1. 第二次被貶,寫有<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一詩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 本為聖明除弊政,敢將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2. 學術思想 (1) 尊重儒學,排斥佛、老 (2) 推尊孟子,建立道統 3. 文學理論 (1) 載道的文學觀:載儒家的「仁義」之道 (2) 陳言務去、辭必己出:對古聖先賢文章只「師其意,不師其辭」,致文章偶有「詰屈聱牙」之病 (3) 不平則鳴 三、 課文寫作特色 *本文寫作技巧三大特色: 1. 以詩為文,情韻綿遠 2. 一唱三嘆,轉折多氣 第一層先從古代的河北看來,董邵南此次前往必能有所遇合 第二層語氣一轉,說明風俗教化,古今不一定相同,於是董邵南此次赴河北,能否真有遇合也就不可知 第三層轉出作者真正的意旨 3. 措辭深婉,意在言外 四、 重要修辭 設問法 疑問:「觀於其市,復有昔時屠狗者乎?」--答案不知道,有待董生之行證實。 激問(反詰):「吾惡知其今不異於古所云邪?」--「惡」作「怎麼」解釋,答案在反面:「今異於古」。 譬喻 「懷抱利器」--原指銳利的器具,此比喻傑出才能,為保留喻依的「借喻」。 婉曲 「聊以吾子之行卜之也。」--表面意義是「以董生之行卜燕 趙風俗是否今異於古」,實際上是「董生此行未必有合,大可不必多此一舉」,婉轉表達作者不願董生北行的態度。 「為我謝曰:明天子在上,可以出而仕矣!」--表面上是「要董生勸屠狗者出仕朝廷」,實際上是「燕趙不可往,往必不合」的本意。 省略 「矧燕 趙之士,出乎其性者哉!」--「出」字前省略「仁義」二字。 「吾因子有所感矣」--「子」下省略「之不得志而遊河北」八字。 象徵 「為我弔望諸君之墓,而觀於其市,復有昔時屠狗者乎?」--「望諸君」象徵「不得志之人」;「屠狗者」象徵「隱於市井之豪俠義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