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4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六國論講義

六國論 補充講義 一、 前言 (一)「史論」回顧 1. 文體介紹--「論」 按韻書:「論者,議也。」梁〈昭明文選〉所載,論有二體:一曰「史論」,乃史臣於傳末作論議,以斷其人之善惡,若司馬遷之論項籍、商鞅是也;二曰「論」,則學士大夫議論古今時事人物,或評經史之言,正其訛謬,如賈生之論秦過、江統之論徙戎、柳子厚之論守道、守官是也。 2. 簡單地說 所謂史論是針對歷史人物或歷史事件評論之文。 如<留侯論>,是對歷史人物--張良而論 如<六國論>,是對歷史事件--六國滅亡之因而論。 (二)時代背景 北宋建國之初採用「先南後北」的戰略,雖然統一了中國,但未能收復被石敬瑭割給契丹的燕雲十六州。宋太宗兩次征遼失利後,宋王朝從此便再也不敢興師北伐了,因而契丹的鐵騎經常蹂躪河東、河北地區。遼國對北宋採用和戰兩手,和便索地、索幣、索絹,戰便任意掠奪女子玉帛。北宋王朝既然不敢堅決抵抗,於是只好採取妥協的辨法,以財賂敵,求得短期苟安。所以北宋自真宗景德元年(西元一OO四年)與遼訂立「澶淵(地名,在今河南省濮陽縣西南)之盟」後,每年奉送遼白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宋仁宗慶曆二年(西元一O四二年),遼派使者自北宋索要晉陽(今山西省太原市)和瓦橋(在今河北省雄縣易水上)以南十縣的土地,結果定約由北宋每年給遼增加白銀十萬兩,絹十萬匹。慶曆三年(西元一O四三年),西夏請和,宋朝又每年給白銀十萬兩,絹十萬匹,茶三萬斤。蘇洵對朝廷這種「花錢買苟安」的這種畏縮行徑,真是痛心疾首,他想通過論述戰國時期六國賂秦滅亡的原因,總結歷史教訓,來諷喻北宋統治者引為鑒戒,改變妥協苟安的外交政策,以免重蹈六國的覆轍。   事實上六國滅亡的原因是複雜的、多方面的,本文的價值倒不在於對此作出多麼科學的論斷,而在於作者起夠緊密結合社會現實抓住「六國破滅,弊在賂秦」這一關鍵問題展開論述,因之具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高中趣味教學手冊(四)宋裕著,萬卷樓出版) 二、作者介紹--三蘇比較圖表 姓 名 字 號 經 歷 風 格 著 作 蘇 洵 (老蘇) 1. 年27發憤為學。 2. 因歐陽修、韓琦之推薦提拔,除秘書省校書郎。 1. 文字得力於國策、史記,長於議論。 2. 古勁簡直,有先秦之風。影響後世文壇,至深且鉅。 嘉祐集 蘇 軾 (大蘇) 1. 仁宗時,試禮部,主考歐陽修擢置第二,嘗云:「吾當避此人出一頭地。」 2. 仁宗嘉祐二年,登進士第。 3. 神宗時,上書議新法,與王安石不合,自請外任。 4. 貶謫黃州,築室於東坡,自號東坡居士。 5. 哲宗時,貶海南儋州,徽宗時赦回,卒於常州。 1. 汪洋宏肆,才氣縱橫。 2. 自謂:「作文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但常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 3. 詞風豪放。 4. 古文、詩、詞、賦、書、畫,冠絕一時。 東坡全集 蘇 轍 (小蘇) 1. 仁宗嘉祐二年登進士第。 2. 神宗時以反對新法,忤王安石,出為河南推官。 3. 曾出使契丹。 4. 徽宗時,歸隱許州,築室穎水之濱,自號穎濱遺老。 1. 生性沉靜高潔,資稟敦厚,發為文章,汪洋澹泊,秀傑之氣,終不可掩。 2. 蘇軾評其文曰:「子由之文,詞理精確,有不及吾;而體氣高妙,吾所不及。」 欒城集 三、課文分析 (一) 段落大意 第一段 開門見山提出中心論點「六國破滅,弊在賂秦」: ┌─賂 者:僅韓、魏、楚三國。 └─不賂者:以賂者喪,唇亡齒寒。 第二段 賂秦必致滅亡的論證: 壯大敵人:秦由賂所得比由戰所得多百倍。 削弱自己:諸侯由賂所失比由戰所失也多百倍。 * 論證中所用的對比更形象生動地說明了賂秦之弊: (1)諸侯祖先創業之艱與子孫的視之如草芥舉以與人。 (2)賂秦的巨大損失(五城、十城)換來的只是短暫的苟安(一夕之安寢)。 第三段 不賂秦則未必滅亡的論證:(舉齊、燕、趙為例) 齊:雖不助秦,但不助五國,終於還是被滅。 燕:義不賂秦,燕雖小國而後亡。 趙:五戰而三勝,因用武不終而亡。 第四段 說明合力抗秦的重要,總結歷史教訓: 論古:六國有令秦食不下嚥之勢,但卻為積威所劫,終至滅亡。評今:呼籲北宋皇帝不要被外族積威所劫。 第五段 將分裂的六國形勢與統一的北宋形勢對比,點出作文之意。 六國:其勢弱秦,但卻還有戰勝秦的情勢。 北宋:海內統一,天下之主的北宋,如果從六國破亡之故事,又在六國之下了。 (二) 內容表解 ︽ 六 國 論 ︾ 論點 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 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 不賂者以賂者喪,蓋失強援,不能獨完。 論據一 (正面申論) 解釋賂秦而亡的原因: 客觀原因: 秦國以攻取之外,小則獲邑,大則得城;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 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 主觀原因: 六國賂秦所失之地,比戰敗而失去的多達百倍;同時,亦不珍惜先祖土地,只貪求苟安。 小結: 以地事秦,如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 論據二 (反面申論) 分述不賂秦而亡的原因: 1. 齊: 與嬴而不助五國。 2. 燕: 誤以荊卿為計。 3. 趙: 信讒而誅李牧。 4. 不賂者以賂者喪。 小結: 三國處於智力孤危之形勢,加上用武不終,未能堅持抗秦而亡。 論據三 (反面設論) 消極假設 (個別而言) 1. 韓、魏、楚各愛其地。 2. 齊不附秦。 3. 燕刺客不行。 4. 趙良將猶在。 積極建議 (整體而言) 1. 以賂秦之地封天下之謀士。 2. 以事秦之心禮天下之奇才。 3. 并力西向。 結論 借古: 六國滅亡的原因。 諷今: 北宋當政者不要被外族的淫威所嚇倒,否則重蹈六國覆轍,便連諸侯也不如。 四、字詞比較 兵: 1. 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 名詞,指兵器。 2. 是故燕雖小而後亡,斯用(兵)之效也。 名詞,指戰略。 暴: 1. (暴)霜露,斬荊棘。 動詞,解暴露。 2. (暴)秦之欲無厭。 形容詞,解強暴。 亡: 1. 諸侯之所(亡),其實亦百倍。 動詞,解喪失。 2. 燕雖小而後(亡)。 動詞,解滅亡。 與: 1. (與)秦而不助五國也。 動詞,解交好。 2. 夫六國(與)秦皆諸侯。 連詞,和的意思。 之: 1. 以有尺寸(之)地。 介詞,的的意思。 2. 子孫視(之)不甚惜。 代詞,指土地。 或: 1.(或)曰:「六國互喪,率賂秦耶?」 有的人。 2.(或)未易量。 或者。 則: 1.秦以攻取之外,小(則)獲邑,大則得城。 就。 2.(則)秦之所大欲,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戰矣。 那麼。 3.然(則)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 那麼。 4.(則)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 那麼。 以: 1.(以)地事秦、(以)賂秦之心,封天下之謀臣 介詞,用、拿、把 2.不賂者(以)賂者喪、洎牧(以)纏誅 介詞,因為、由於 3.秦(以)攻取之外 介詞,在 4.茍(以)天下之大 介詞,憑、憑藉 5.舉(以)與人 連詞,來、用來 6.(以)有尺寸之地、(以)趨滅亡 連詞,以致、因此、因 而 五、重要修辭 1、 排比(1)非「兵不利,戰不善」。     (2)小則獲邑,大則得城。     (3)較秦之所得,與戰勝而得者,其實百倍;諸侯之所亡,與戰敗而亡者, 其實亦百倍。     (4)秦之所大欲,諸侯之所大患。     (5)暴霜露,斬荊棘。     (6)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     (7)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     (8)奉之彌繁,侵之愈急。     (9)薪不盡,火不滅。     (10)以賂秦之地,封天下之謀臣;以事秦之心,禮天下之奇才。 2、 誇飾(1)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      (2)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之寢;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3、 譬喻(1)子孫視之不甚惜,舉以予人,如棄草芥。     (2)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     (3)並力西嚮,則吾恐秦人食不得下咽也。 4、 頂真(1)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 5、 感嘆(1)嗚呼!以賂秦之地,封天下之謀臣。     (2)悲夫!有如此之勢,而為秦人積威之所劫。 6、 映襯(1)先祖父,暴霜露,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孫視之不甚惜,舉以予人, 如棄草芥。     (2)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 7、 錯綜(1)齊人未嘗賂秦,終繼五國遷滅,何哉?與贏而不助五國也。 (「秦」、「嬴」屬「抽換詞面」之技巧) 說明: 抽換詞面又稱詞面錯綜,旨在追求同中有異,避免同義或近義的字、詞在上下文重複出現(大陸學者稱之為「避複」),與「互文」之修辭方法不同。 8、 借代(1)洎牧以讒誅,「邯鄲」為郡-趙國。 9、 設問(1)或曰:「六國互喪,率賂秦耶?」     (2)齊人未嘗賂秦,終繼五國遷滅,何哉? 10、引用(1)古人云:「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 六、類文賞讀--蘇轍 六國論 原文 譯文 愚讀六國世家,竊怪天下之諸侯,以五倍之地,十倍之眾,發憤西向,以攻山西千里之秦而不免於滅亡,常為之深思遠慮,以為必有可以自安之計。蓋未嘗不咎其當時之士,慮患之疏,而見利之淺,且不知天下之勢也。 夫秦之所與諸侯爭天下者,不在齊、楚、燕、趙也,而在韓、魏之郊;諸侯之所與秦爭天下者,不在齊、楚、燕、趙也,而在韓、魏之野。秦之有韓、魏,譬如人之有腹心之疾也;韓;、魏塞秦之衝,而蔽山東之諸侯,故夫天下之所重者,莫如韓、魏也。 昔者范雎用於秦而收韓,商鞅用於秦而收魏。昭王未得韓、魏之心,而出兵以攻齊之剛、壽,而范雎以為憂。然則秦之所忌者,可以見矣。秦之用兵於燕、趙,秦之危事也;越韓過魏而攻人之國都,燕、趙拒之於前,而韓、魏乘之於後,此危道也。而秦之攻燕、趙,未嘗有韓、魏之憂,則韓、魏之附秦故也。夫韓、魏諸侯之障,而使秦人得出入於其間,此豈知天下之勢邪?委區區之韓、魏,以當虎狼之強秦,彼安得不折而入於秦哉?韓、魏折而入於秦,然後秦人得通其兵於東諸侯,而使天下遍受其禍。 夫韓、魏不能獨當秦,而天下之諸侯,藉之以蔽其西,故莫如厚韓親魏以擯秦。秦人不敢逾韓、魏以窺齊、楚、燕、趙之國,而齊、楚、燕、趙之國,因得以自安於其間矣。以四無事之國,佐當寇之韓、魏,使韓、魏無東顧之憂,而為天下出身以當秦兵;以二國委秦,而四國休息於內,以陰助其急,若此可以應乎無窮。彼秦者將何為哉?不知出此,而乃貪疆場尺寸之利,背盟敗約,以自相屠滅,秦兵未出,而天下諸侯已自困矣。至使秦人得間其隙以取其國,可不悲哉! 我讀過史記中六國世家的故事,內心感到奇怪:全天下的諸侯,憑著比秦國大五倍的土地,多十倍的軍隊,全心全力向西攻打殽山西邊面積千里的秦國,卻免不了滅亡。我常為這件事作深遠的思考,認為一定有能夠用來自求安定的計策;因此我總是怪罪那時候的一些謀臣,在考慮憂患時是這般的粗略,圖謀利益時又是那麼的膚淺,而且不了解天下的情勢啊! 秦國要和諸侯爭奪天下的目標,不是放在齊、楚、燕、趙等地區,而是放在韓、魏的邊境上;諸侯要和秦國爭奪天下的目標,也不是放在齊、楚、燕、趙等地區,而是放在韓、魏的邊境上。對秦國來說,韓、魏的存在,就好比人有心腹的疾病一樣;韓、魏兩國阻礙了秦國出入的要道,卻掩護著殽山東邊的所有國家,所以全天下特別看重的地區,再也沒有比得上韓、魏兩國了。 從前范雎被秦國重用,就征服了韓國,商鞅被秦國重用,就征服了魏國。秦昭王在還沒獲得韓、魏的歸心以前,卻出兵去攻打齊國的剛、壽一帶,范雎就認為是可憂的。既然這樣那麼秦國忌憚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來了。秦國要對燕、趙兩國動用兵力,這對秦國是危險的事情;越過韓、魏兩國去攻打人家的國都,燕、趙在前面抵擋它,韓、魏就從後面偷襲他,這是危險的途徑啊。可是當秦國去攻打燕、趙時,卻不曾有韓、魏的顧慮,就是因為韓、魏歸附了秦國的緣故啊。韓、魏是諸侯各國的屏障,卻讓秦國人能夠在他們的國境內進出自如,這難道是了解天下的情勢嗎?任由小小的韓、魏兩國,去抵擋像虎狼一般強橫的秦國,他們怎能不屈服而歸向秦國呢?韓、魏一屈服而歸向秦國,從此以後秦國人就可以出動軍隊直達東邊各國,而且讓全天下到處都遭受到他的禍害。 韓、魏是不能單獨抵擋秦國的,可是全天下的諸侯,卻必須靠著他們去隔開西邊的秦國,所以不如親近韓、魏來抵禦秦國。秦國人就不敢跨越韓、魏,來圖謀齊、楚、燕、趙四國,然後齊、楚、燕、趙四國,也就因此可以在他們的領域內安定自己的國家了。憑著四個沒有戰事的國家,協助面臨敵寇威脅的韓、魏兩國,讓韓、魏沒有防備東邊各國的憂慮,替全天下挺身而出來抵擋秦國軍隊;用韓、魏兩國對付秦國,其餘四國在後方休生養息,來暗中援助他們的急難,像這樣就可以源源不絕地應付了,那秦國還能有什麼作為呢?諸侯們不知道要採行這種策略,卻只貪圖邊境上些微土地的利益,違背盟誓、毀棄約定,來互相殘殺同陣營的人,秦國的軍隊還沒出動,天下的諸侯各國就已經困住自己了。直到讓秦國人能夠趁虛而入來併吞了他們的國家,怎不令人悲哀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